记忆深处

日常小号

生命短暂犹若露珠消散

人们在奔波中探寻答案

运数仿佛大海起伏不定

掌上迷离脉纹回路漫漫

长剑在黑夜吟唱悲歌

岁月如斑驳铜镜经年

天际流火叩响大地之门

岁月星辰刻画沧桑年轮

纵横交错兮天下之局

谁能参悟兮世事如棋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秦时明月·张良


靈感枯竭,暫時沒有下一章了


命途(四)

    《陆云笙》热度持久不退,云修与封景的cp粉越来越多,厉睿却意外地沉默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直到《中医世家》 开拍的消息传出,出人意料的是这部剧的女主是……柳艺,曾与云修传过绯闻的话题女王柳艺。一时间议论纷纷,或嘲讽,或质疑,或吃瓜看戏,毕竟柳艺之前的戏口碑,演技皆不敢恭维。最终柳艺的演技得到了认可,颠覆了以往任性爱闹的形象,完美演绎了优雅温柔的陆舜卿一角(注:原创角色,殷观棋之妻)。却也让粉丝们心生疑惑,是什么让这位任性的小公主演技突飞猛进,一些媒体报纸更是以此作为噱头,打出这样的标题

      “柳艺演技突飞猛进,是否因为云修?”

      “传柳艺云修因戏生情……”

又一批cp粉壮大起来,大有与云景粉分庭抗礼之势,而此时的云修正被粉丝们心中刚刚树立起温柔体贴形象的柳艺缠着:

       “云修!我们一起吃午餐好吗?好嘛好嘛?”

       “不了,我还要去帮林萱照顾一下林宝宝!”

       “哼!中央空调,不理你了……”柳艺气鼓鼓地走了,留下云修一脸无奈……


三更啦,虽然短😂
ooc致歉,人设改动

命途(三)

“厉总……”封景平淡出声,算作打招呼。

“小景……我只是想来看看你!”不再是商场上杀伐决断,冷酷无情的样子,甚至带了些恳切与哀求。封景从未看见厉睿这副模样,凉透的心竟有些动摇。不……不可以……

“厉总越界了,封景担不起!”语毕即转身离去,连一句客套话也不愿多说!

……

开机仪式的小插曲似乎对封景没有任何影响,《陆云笙》的拍摄很快进入了尾声,凭借ESE的实力迅速上星,抢占了几大卫视的黄金时段!

《陆云笙》热播,顾满砚与陆云笙的生死情谊感动了无数人,云修与封景的cp粉大批大批地出现,厉睿生气却无可奈何,满腔怒气难以宣泄,自然有人倒霉……

“厉睿!”气急败坏地闯进来的秦楚将头条报纸狠狠摔在办公桌上 。

“对这个解释不满意吗 !”厉睿嘲讽地看着秦楚,“还有另外一个版本,想听吗?”

“厉睿,你欺人太甚!”

“秦楚,好聚好散!联姻的棋子落下污名,可就没有价值了……”

“你以为这样做,封景就会回到你身边吗?” 秦楚怒极反笑,毫不留情地直戳厉睿软肋。

“管好你自己吧!”




虽然没有五颗心心,我还是更了,双十一快乐(✪▽✪)
还是五颗心心开启下一章😀

命途(二)

     “小景……”云修的神情突然变得认真。

     “嗯?”封景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 “《陆云笙》的选角仍在继续,我还是希望可以由你出演。”

        封景沉默了一瞬,云修看着他并不多言。

鬼门关上走一遭,封景决定为自己而活,线条性感的薄唇微微勾起,瞬间释放出天然而成的张扬妖孽的气场。

     “你好……顾满砚!” 封景伸出手,神情张扬而自信。

     “你好……陆云笙!”二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,彼此会意。

       报纸上的“选角内幕”还在继续,一些粉丝仍在津津乐道。媒体却又放出更惊人的消息:

      “封景有意复出!”

      “沉寂十年有余 封景再次复出!”

        在电视节目看到这段访问的历睿目光闪了闪。

一方面为封景的康复而欣喜,余下的却是深深的落寞……

  

   所有人都不知道。

  那个张扬的男孩当年是为了他,而放弃如日中天的事业退居幕后。

  但是现在所有的人都清楚——如今这个妖孽而沉稳的男人是为了另外一个人而重新复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 《陆云笙》开拍

一行人在陆云笙的故居举行了开机仪式,热闹而喧哗,封景却看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    视线在空中碰撞,若死水未起波澜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 部分借用原著,不妥删
        五颗心心开启下一章

今日有感

可爱真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夸奖人的词汇

大学哪里真有那么多的罗曼史

如果知道有些人注定悲剧,那么看见他们欢乐的时候,我会流泪。
长苏如是,韩非亦如是

命途(一)

    厉睿沉默地站在病房外,不知守了多久。他已经太久没有见过封景这样脆弱的模样,好像一个易碎的瓷娃娃,满身伤痕。云修温柔地喂他喝汤,封景始终是安静的,脸上的表情无悲无喜。是真的不在乎了吗?厉睿的表情有些怔忡,那个位置,陪在封景身边的位置,本应是他的,却被他生生舍弃了。从来高傲自我的厉总第一次尝到后悔的滋味,这种滋味在封景看到他与秦楚的结婚证时不曾有,在他赶封景出ESE时不曾有,却因为云修一个简单的动作……厉睿从没有这么清晰地认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……封景还活着,这样不就够了吗?他的小狐狸还活着,他应该高兴,哪怕他不再属于他。人是不是总是在失去时后悔,厉睿问自己,所以他肆无忌惮地伤害封景,毫不顾惜。他明明是爱他的,为什么会走到这种地步?他没办法再欺骗自己,在听闻封景车祸时席卷而来的绝望再次将他淹没,也罢,到底是他伤了封景,如果跟云修在一起封景是开心的,他没资格再争什么。厉睿选择了离开。
病房里云修轻声训封景:
”多大的人了,开车还这么不小心“
“好了,我这不是没事吗?你好意思跟一个病号计较?”
”你是该长个教训!“
“好。”封景无奈,”我自己来吧!”说着就要接过他手里的碗。
”胳膊还没好,乱动什么!“云修轻叱,温柔的人强势起来,便是封景也招架不住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老土的车祸梗,无失忆,无重生

[懿平]旧约

  

“我曾经以为凭我的努力可以挽救汉室,可我错了,汉室已然病入膏肓,是我执念太重,不肯轻易放弃。而今,我终于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。曹丕虽非我心中理想的帝王人选,但逊位于他,亦是顺势而为。仲达,我不后悔。”
“我会为你守好这天下!”
“保重!”
“保重!”

  江南的三月,处处生机。伏寿一大早就进了山,留下刘平在家中准备饭食。不多时,伏寿背着一篓草药回来了,刘平忙迎了上去,接过背篓:“伏姐姐辛苦了。”说起来这个称呼问题,在他们初时隐居的时候还成了个不大不小的问题,脱去帝后的身份,他还真不知该如何界定他与伏寿的关系,叫嫂子总不太合适。最后还是伏寿很坦然,笑着让他叫姐姐。
   饭后,刘平待在房中整理草药,忽听门外一阵响动,正欲出去查看,却见伏寿走了进来,冲他神秘的笑了笑:
“贵客临门……”
“贵客?”杨平莫名,伏寿笑而不语。

“义和!”自门外大步走进一人,眉眼清朗,一如当年。
 杨平莞尔。

“仲达,待一切尘埃落定,我想与你一起看三月桃花。”
“与君期,不敢有违。”

   季春三月,终不负,旧时约。

推文

抽空看了几篇刑侦,推理文,内心复杂,套路太多。
推一篇自己心里觉得很好的文
《灵魂之路》
《彼岸之光》(第二部)by万俟海

推荐语:自然不刻意,细腻真实

医生与往事重逢始于一场意外,自然不刻意,而后,医生同我们一起扮演了一个探索者的角色,一步一步揭开黑暗残酷的过往。而警官的感情渗入其中,静水流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