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忆深处

日常小号

今日有感

可爱真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夸奖人的词汇

大学哪里真有那么多的罗曼史

如果知道有些人注定悲剧,那么看见他们欢乐的时候,我会流泪。
长苏如是,韩非亦如是

命途(一)

    厉睿沉默地站在病房外,不知守了多久。他已经太久没有见过封景这样脆弱的模样,好像一个易碎的瓷娃娃,满身伤痕。云修温柔地喂他喝汤,封景始终是安静的,脸上的表情无悲无喜。是真的不在乎了吗?厉睿的表情有些怔忡,那个位置,陪在封景身边的位置,本应是他的,却被他生生舍弃了。从来高傲自我的厉总第一次尝到后悔的滋味,这种滋味在封景看到他与秦楚的结婚证时不曾有,在他赶封景出ESE时不曾有,却因为云修一个简单的动作……厉睿从没有这么清晰地认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……封景还活着,这样不就够了吗?他的小狐狸还活着,他应该高兴,哪怕他不再属于他。人是不是总是在失去时后悔,厉睿问自己,所以他肆无忌惮地伤害封景,毫不顾惜。他明明是爱他的,为什么会走到这种地步?他没办法再欺骗自己,在听闻封景车祸时席卷而来的绝望再次将他淹没,也罢,到底是他伤了封景,如果跟云修在一起封景是开心的,他没资格再争什么。厉睿选择了离开。
病房里云修轻声训封景:
”多大的人了,开车还这么不小心“
“好了,我这不是没事吗?你好意思跟一个病号计较?”
”你是该长个教训!“
“好。”封景无奈,”我自己来吧!”说着就要接过他手里的碗。
”胳膊还没好,乱动什么!“云修轻叱,温柔的人强势起来,便是封景也招架不住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老土的车祸梗,无失忆,无重生

[懿平]旧约

  

“我曾经以为凭我的努力可以挽救汉室,可我错了,汉室已然病入膏肓,是我执念太重,不肯轻易放弃。而今,我终于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。曹丕虽非我心中理想的帝王人选,但逊位于他,亦是顺势而为。仲达,我不后悔。”
“我会为你守好这天下!”
“保重!”
“保重!”

  江南的三月,处处生机。伏寿一大早就进了山,留下刘平在家中准备饭食。不多时,伏寿背着一篓草药回来了,刘平忙迎了上去,接过背篓:“伏姐姐辛苦了。”说起来这个称呼问题,在他们初时隐居的时候还成了个不大不小的问题,脱去帝后的身份,他还真不知该如何界定他与伏寿的关系,叫嫂子总不太合适。最后还是伏寿很坦然,笑着让他叫姐姐。
   饭后,刘平待在房中整理草药,忽听门外一阵响动,正欲出去查看,却见伏寿走了进来,冲他神秘的笑了笑:
“贵客临门……”
“贵客?”杨平莫名,伏寿笑而不语。

“义和!”自门外大步走进一人,眉眼清朗,一如当年。
 杨平莞尔。

“仲达,待一切尘埃落定,我想与你一起看三月桃花。”
“与君期,不敢有违。”

   季春三月,终不负,旧时约。

推文

抽空看了几篇刑侦,推理文,内心复杂,套路太多。
推一篇自己心里觉得很好的文
《灵魂之路》
《彼岸之光》(第二部)by万俟海

推荐语:自然不刻意,细腻真实

医生与往事重逢始于一场意外,自然不刻意,而后,医生同我们一起扮演了一个探索者的角色,一步一步揭开黑暗残酷的过往。而警官的感情渗入其中,静水流深。

[郅摩]千秋(下)


    萨摩与李郅离了长安,按李郅的意思先去并州,之后便云游四海,天地为家。一路上游山玩水,到达并州时正赶上七夕,夜晚的街上灯火通明,人群熙攘,萨摩爱玩,李郅却喜静,对此并无太大兴趣,索性由着他自己去逛了,省得被抱怨他总板着脸扰了他的兴致,只远远地跟着他。
    萨摩东瞧瞧西看看,十分愉快。不小心撞到个小姑娘,戴着一个小巧的花环,看着应是同家人走散了。
“小姑娘,是不是迷路了?”
    小姑娘呆呆地看着他,良久怯生生回道:“娘亲找不到了!”
“这里人多,哥哥带你去旁边等好不好?”萨摩心里一软,柔声道。
“嗯!”小姑娘乖乖地任他牵着,偷偷打量他,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?
“怎么了?”一直被盯着瞧,萨摩自然有感觉。
“哥哥生得真好看。”小姑娘脱口而出道。
    萨摩愣了愣,他这么个大男人居然被用好看形容,实在是……算了,反正,也不是第一次了,他也习惯了。
    哥哥生得好看人也善良,娘亲说过接受别人的帮助要感谢的,可是娘亲不在,她什么都没带,小姑娘急的拍了拍脑袋,碰到头上的花环,顿时开心起来,取下花环,递给萨摩,羞怯道:“谢谢哥哥!这个送给你!”萨摩反射性的想推拒,被称好看就算了,花一定不能要,有损他的男子气概。
“戴嘛戴嘛!”小姑娘急了,想亲自给他戴上,奈何够不到,急得都快哭了。
    萨摩无奈蹲下,认命地戴上。不远处的李郅一直看着他们,缓步走过来。
    萨摩起身看着他走近,忽的偏头一笑:
“郎君,如何?”
“甚美!”

    小姑娘的娘亲沿路找了过来,一把将孩子抱住,反复对萨摩道谢,萨摩笑着摆了摆手,小姑娘跟着娘亲离开,忍不住回头冲萨摩挥手:
“美人哥哥再见!”
“再见!”

“你很怕女孩子哭。”用的是肯定语气。
“是啊!”萨摩无奈,“换成是你,哭一百次我都不心疼!”
“喜服备好了!”李郅没头没脑地接了句。
“什么?”萨摩没反应过来。
“我怕到时候哭的是你不是我。”
    萨摩听懂了,脸颊爆红,用手指着李郅哆嗦了半天,憋出来一句:“无耻!”
    李郅上前揽他入怀:“无耻我也认了,只要你是我的。”
“你……”萨摩有心怼回去,却找不到话来反驳,暗暗反思:是这厮变得会说话了,还是自己的口才退步了?这还得了,打不过就算了,难不成吵架也要被他压着,不行不行……
    李郅哪会看不出他在想什么,揽着人直接走了,走远了还能看到萨摩的挣扎:
“放开我!”
“不放……”

[郅摩]千秋(中)

    剧情私设,私设!
    不讲道理的二凤吹!!!

    西北动乱,伽蓝余众以为有机可乘,动作频频,形迹败露,被唐军一举击溃。萨摩因为伽蓝王子的身份被打入天牢。
    知道这个消息的四娘一语不发欲只身劫狱,被李郅拦下,亲自入宫求见圣上。没人知道他们谈了什么,次日降下圣旨,言伽蓝余孽已尽皆铲除。
    李郅去天牢的时候,萨摩正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。即便身陷牢狱,亦不见半分颓废之感,肆意洒脱。李郅看着这副景象,无端地觉得眼睛发涩,轻声唤道:
“萨摩,我来接你回家。”
    李郅带着萨摩悄悄离开,脸色都有些阴沉,心疼萨摩在天牢受了苦。萨摩宽慰他:“我没事!”笑容明亮,一如往昔。
    远远看着他们的李世民有些恍惚,忆起少时光景:
    纵马疆场,意气风发,不曾得见后来种种勾心斗角,好不畅快!二十年时光转瞬即逝,其余往事,已经模糊。这些记忆,却依旧清晰。
    ……
    李郅与萨摩出了城门,萨摩重重的叹了口气。
“放心不下他们?”李郅关切问道。
“我只是在想,四娘也不小了,又是个母老虎,有没有人娶她照顾她啊?好愁人!”
    李郅:……他算是白担心了,想了想,决定不把不三的事告诉他。不三……
    不三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凡舍的?他记得四娘的回答:
“太久了,记不清了……”
    原来那么早,陛下便知晓萨摩的存在,伽蓝国师那边只怕也早埋下暗桩,一举一动都在他控制之下。
    想必在陛下眼中,伽蓝小国,不足为虑。那又是为什么突然动手?
    太子失德被废,东宫之位悬而未决,朝中自诩奉立正统的大臣野心又起,他前朝太子遗孤的身份在此刻便成了引线,稍不注意便烧成燎原之火。他那位叔父是位铁血帝王,绝不会容许有人动摇大唐国本,于是一切顺理成章。利用他对萨摩的感情,逼他主动离开。
    这份感情又是何时暴露的呢?他自己都未曾察觉。
    是他述职时谈起萨摩不自觉流露出的欣赏与恋慕?
    还是知道萨摩身份后一次又一次的隐瞒?
    都不重要了,除却紫苏他们,其实他也不见得对长安有多少留恋。只是从前,天高地阔,却无处为家,而如今有了萨摩,处处是家,只愿与心上人携手,踏遍青山,看尽风月,唱一曲盛世无忧。
    萨摩看着李郅思索的样子,心道:也是有些舍不下啊!不过他知道李郅不会后悔,他也不会。
    他与皇帝做交易的时候其实也没想能活下来,只想着舍了这条命能保下伽蓝无辜百姓,也算值了。后来……
    他不会矫情地去愧疚去自责让李郅为他付出了多少。这份情,他给的起,他便受的住。人生短暂,相守都不够,何必为无谓的事纠结,当活在当下。

[郅摩]千秋(上)

   我给四娘拉了个郎,勿怪
   ooc致歉
   顶锅盖逃跑……

“承邺哥哥……”紫苏站在李郅面前,只喊了一句便泣不成声。
“好了!都是大姑娘了,还哭鼻子!恩?”李郅温柔地安慰。
“老大放心,大理寺的案子都包在我身上了,我也会好好照顾紫苏的。”
“谁要你照顾?”紫苏嗔了他一眼。
“嘿嘿……”黄三炮摸摸后脑勺,露出憨憨的笑。
    李郅看着这对小情侣,心稍稍放下了些。
    不三不四也上前道别,李郅意味深长地看了不三一眼,不三似乎毫无察觉。与众人相继道过别后,始终不见四娘身影。
    萨摩深吸一口气,大声呼喊:“四娘……四娘……”声音带了几分焦急。
“叫魂呐?”四娘的身影出现在二楼,怒骂道。眼里却噙着泪。站在最外侧的不三的眼神不动声色地落在她身上,眼底满是心疼,浑然不知这副情状早已落入李郅眼中,更印证了他心中的猜测。
“哪儿敢哪!四娘女中豪杰,莫与我计较。”萨摩笑着讨饶,眼中隐隐有泪光闪动。
“臭小子,也会说好听的了?此去路远,照顾好自己!”语气硬邦邦的,一点儿也不像关心的话。
“知道了!保重!”
“保重!”
    萨摩先一步迈出了凡舍大门,生怕再多停留一秒泪会忍不住落下。李郅忙跟上他,在经过不三身边时悄声道了句恭喜,不三看了他一眼,眸色渐沉。
    ……
“启禀陛下,李少卿与萨摩今早已离开长安。”
“朕知道了!即日起,你便恢复身份吧!”
“这……”声音带上了几分犹疑,“卑职想继续留在凡舍,恳请陛下允准!”
“为了那位公孙姑娘?”
“卑职不敢欺瞒。”
“也罢,朕准了。”
“多谢陛下!”自暗道离开皇宫的不三深深松了口气,如释重负,想起李郅离开时的那句恭喜,自嘲地笑笑:恭喜什么呢?恭喜他任务完成不必再隐瞒身份待在凡舍?恭喜他立下功劳加官进爵前途广阔?他曾经以为,功成名就是自己最大的追求,如今才发现这些与她相比,不值一提。
   仍在御书房处理政务的李世民罕见的陷入沉思。
“萨摩见过陛下!”
    那个张扬的少年就那样闯进了御书房,毫无顾忌地找了个椅子大喇喇地坐下,而自己不以为忤,反带上几分微薄笑意:
“你就这般笃定朕不会杀你?”
“横竖这条命也是捡来的,皇上想拿去便拿去吧!”
“那承邺可是要伤心了!”
“不过是少了个破案的帮手罢了,最多有几分可惜。”萨摩愣了愣,片刻后回道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    李世民不欲拆穿他,问道:
“何事?”
“萨摩此来,想与陛下做个交易。”
“哦?”

   

[傅叶]同归

“傅红雪,你给我站住!你是不是又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偷偷溜走,是不是?”
    叶开气急败坏地拦在傅红雪身前,没人知道当他醒来又一次不见了傅红雪时是多么恐慌,曾经的伤口再次被撕裂,扯得生疼。他不明白,公子羽已死,纠缠他们二十多年的父仇已报,可为什么,傅红雪还是要走?究竟什么才能留住他?
“我没想走。”傅红雪无奈,他在这里,他还能去哪儿?
“你别想再骗我!”怒急的叶开显然听不进任何解释,“去找向应天那次是这样,这次又是,傅红雪,你知不知道,周婷,明月心,娘,她们都很担心你……”叶开越说越生气,越说越委屈,到最后已是哽咽不止,话都说不完整了。
“那你呢?你说了这么多人,却没有提到自己。你是怎么想的?”
“我们是兄弟,我……我自然也是担心你的。”
“只是这样吗?开儿……”尾音拉长,似一声叹息。
“你……”叶开怔怔地看着他,“开儿……”这样亲密的称呼,他从未想过会从傅红雪口中说出。
“往后的日子你是不是打算一直藏着自己的心意,继续做一个好兄弟,看着我同别人一起?”
    原来自己自以为天衣无缝的伪装已经被看破了吗?叶开低头暗自苦笑。何必揭穿?往后他该如何自处?他不知道这份感情何时开始,却明白注定不会有结果。
“开儿,对自己好些。我会心疼。”叶开猛地抬头,眼中的不可置信一览无遗。
“往后,浪迹天涯,四海为家!你可愿与我一起?”
“好!”叶开应道,眼角已经湿润,他不想再骗自己。
    傅红雪轻轻地替他擦去眼角的泪珠,柔声道:“瞧你,都多大的人了,还掉眼泪,羞不羞?”
“不许笑我,我不管,反正我这辈子是跟定你了,别想甩开我!”
“好!”

  ……

“往后我也要叫你阿雪。”
“没大没小!”傅红雪轻轻敲了敲叶开的额头。
“娘可没说我们谁先出生,说不定我才是哥哥呢!”
“娘说了不算,我说了才算。”
“凭什么?”
“因为,我开心更重要,这可是叶大侠亲口承认的,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”
“翎儿竟然把这些话都告诉你了?太过分了。”
“谁叫叶大侠总将心事藏在心里,净让别人操心。”
“你……”叶开又羞又恼,又听他一口一个叶大侠,不满道:
“你又叫我作叶大侠,我要你像方才那样唤我。”
“是,开儿……”
“以后不许再掉眼泪。”
“为什么?难道我同你在一起后连伤心的权力都没有了吗?”
“因为我开心,同你一起的每一天都会开心。”
“傅红雪!你吃定我了是不是!!!”

[厉景]不溯(完结)


    封景还是见到了厉睿,看着那个一向雷厉风行的男人迟疑着不敢上前,封景优雅地翻了个白眼,转身就走,再次被扣住手腕。
“我这几天一直出差,所以……”
“厉总的事不需要跟我报备。”
“小景,我……”半晌没有下文,封景的心忽然陷下去一块:“厉睿,是你先放手,我不会一直在原地等你。”嗓音低沉。
“还是不行吗?”厉睿愣在原地,沮丧的表情都写在脸上了。
    封景看了他一眼,恨恨道:“呆子!处理好你那堆破事再来找我。”该死的,他都说这么清楚了,这个呆子就领会不到,哼!厉睿脸上的表情更呆了,他的小景这是愿意原谅他了?等他回过神来,封景早就走远了……
    厉睿很快就召开了记者会,澄清了他和秦楚的事是有人蓄意陷害,避开了记者关于封景离开是否与这件事有关的问题,只说明ESE只会有封景一个总监,并表达了对封景回来的希望。封景在家里看着屏幕上的变相表白,翘起的嘴角怎么都遮不住。
    ……
    厉睿将封景约到了他们初次有了交集的天台,故地重游,几多悲喜,几多感慨。
就是在这里,厉睿用两张卡通贴就拐回家一只小狐狸。
    封景的神色带上了几分怀念,厉睿单膝跪地,举着戒指,看向封景,眼神认真:“小景,嫁给我!”
    封景沉默,直看到眼前的人越来越紧张,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伸出手。
厉睿温柔地替他套上戒指,不是什么特别华贵的款式,却是他的真心,内侧是他名字的缩写。戴好后,厉睿掏出另一个盒子,巴巴地看着封景,封景笑着替他戴上,戒指内侧是封景名字的缩写。
   厉睿起身,封景拉住他的领带,将人拉近,吻了上去,厉睿怔了怔,加深了这个吻。他的小狐狸什么时候都不愿意认输啊!
   远处星光闪烁,光阴依旧
   往事不溯,来日方长

   end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